格格吱

红毛如果退学的话,会去上蓝翔或者新东方吗?

 
   

贺红 ABO 之后之前

Vivian:

之后1
        贺天抿一口酒,盯着人群中那头耀眼的红发,神色晦暗,莫关山,他好像变了许多又好像从未变过,一双眸子里像跳动着火,戾气浮动,如一把精心打造的匕首。
      曾经自己亲自为他开锋,如今他收敛浑身锋芒,却还是能在他身上看到曾经的少年。那个敢对Alpha竖中指,永远桀骜不驯的少年。
      青春,短短两个字,太伤人。
      却不知为何,不愿忘记。
      莫关山端着酒杯走过来,礼数分毫不差,却不愿掩饰眼底不屑。“贺总亲自出席我们的发布会,真是感激,敬你。”贺天晃晃酒杯,一双眼睛漆黑不见底,语调懒散不见笑意“我还以为你有多傲,结果还是跟了蛇立,不愧是从我被窝里爬出来的人。”他冷笑一声,语气沉下去“当初你要是软一点,这样的公司,”他环顾四周,语气不屑“你想拿来玩,要多少有多少。”
      换作从前,这满头红发的人绝对会跳起来一拳打在自己脸上,那种鲜活又清冽的疼痛能让自己血脉喷张,然而如今,他却挑起嘴角,笑了。贺天不由自主的有些慌,莫关山的样子像看透了一切,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再看不到任何情绪。“贺天,见一醒了还是选择跟展正希在一起,你不觉得自己很可悲吗?”贺天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优雅的面具褪去,他的眼底布满寒霜,“你再说一遍。”莫关山嗤笑,“贺天,你真可悲。”
      贺天松松领带,海潮信息素立刻铺天盖地席卷,莫关山脸色不变,像是他的反应在意料之中,楠木香气缓却缓升腾, 蛇立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漫不经心晃了过来,“贺总,一般的Alpha都抵抗不了你的信息素,更何况我们这这么多Beat和Omega,何必生气,因为我们招待不周?”          
      贺天的脸色瞬间如常,信息素也收的一干二净,“怎么会,只是和莫总聊到一些过去的事情,情不自禁。”蛇立站在莫关山旁边,手上的佛珠在灯光下反着阴冷的光,温和的问他“见到老同学开心吗,不然今天放你假?”莫关山哼一声往回走,“你他妈开心是老子这幅表情。”蛇立一脸无奈的追上去“毛毛,今天酒喝多了,你别跑太快”莫关山不耐烦的声音已经有些遥远“这回再给你做醒酒汤我是你孙子。”再后来的声音就听不清。
     “贺总,贺总。”身后秘书有些焦急又有些紧张的声音唤回他的神志,这才发现酒杯不知何时被自己捏碎,血液混合着酒液淅淅沥沥,西装上一滴又一滴深色斑点,像眼泪颗颗氲开,他感觉不到疼,任由秘书一脸慌张的叫来服务员给自己清理伤口,神色冰冷一如往昔初见。

评论
热度(13)
  1. 格格吱Vivian 转载了此文字
 

© 格格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