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吱

红毛如果退学的话,会去上蓝翔或者新东方吗?

 
   

贺红 ABO 之后之前

Vivian:

之前1
      高中时期的少年,看不爽便是约架的最大的理由。那时少有人知道红发少年的名字,红毛,是绰号,是称谓,逐渐替代了名字。
       红毛是Omega,他对自己是在下一方的事实觉得很是厌恶,幸好他的信息素香气浅淡,他无法分辨属于哪一种,只知道是花香,高中时期性征明显与不明显都很正常,他的发情期平和,所有人都以为他是Alpha,他并不想戳破。
       见一的长相柔软,性格却冲的像所有十七八的少年,一言不合的约架结果因为展正希和贺天的阻挠使自己没有占到半分便宜,而走道事件之后贺天被列入红毛心中的“虚伪阴险的小人”list,和见一却成了不远不近的朋友,以后和贺天的一次又一次偶遇让红毛烦躁的想撞墙,本能告诉他这个Alpha很危险,他嬉笑着的眼眸总让红毛背后生凉,却又避无可避,但神经大条的他并不知道大部分的偶遇都是人为,等他发现,已是满目疮痍。
       这天红毛接到电话,贺天让他送伞,红毛瞬间爆炸,无数脏话在嘴里盘旋打算问候贺天的祖宗,绕了两圈只吐出来一句,“你他妈有病吧。”贺天的声音冷沉沉传过来,“你再说一遍。”卧槽红毛的心头就奔驰了千头草泥马,想着贺天这王八蛋实在是欠教育,老子今天就他妈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人。
       结果……红毛被贺天一膝盖顶到胃上疼的死去活来,虚软的给拖到贺天家做饭,毕竟还是孩子,看到贺天家巨大的房子充满好奇,感慨一声这房子也太大了,内心戏却是“大的可以养猪。”贺天再神通广大也想不到刚刚被自己打的脱力的人现在就能在心里吐槽他,催着红毛进厨房做饭。
       红毛在厨房洗洗切切,贺天靠在墙上叼着烟看,不时问上一两句话,气氛还算和谐,直到贺天不经意的问“你很缺钱吗?”红毛愣了下一手抓起酱油瓶子,如实回答“缺……但是你别用这种同情的目光看老子……恶心。”“咔”酱油的瓶盖掉进锅里,伴随着大量酱油淋进锅里不可名状的气味传来,贺天吸一口烟,刘海遮住眼睛,“你这是欠操吗。”红毛一身冷汗,利索的把牛肉重新炖上,小声嘴硬,“操你大爷……”

评论
热度(11)
  1. 格格吱Vivian 转载了此文字
 

© 格格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