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吱

红毛如果退学的话,会去上蓝翔或者新东方吗?

 
   

贺红 ABO 之后之前

Vivian:

之后2
       莫关山捻灭手中的烟,一脸厌烦,“都说了我没病。”蛇立安抚的摸着他的头,“再观察一段时间,保险。”莫关山抿住嘴唇不说话,无声的表达抗拒,蛇立也不说话,他知道莫关山不任性,无论何时。
       楠木信息素散开,表明两人无声的对峙,最后还是莫关山败下阵来。
      “我不去,你让那个医生自己来。”蛇立的眼神无奈又宠溺,还是用了威胁,“你还想不想要转换剂了。”莫关山操一声从窗台上跳下来要走,被拖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蛇立用下巴轻触莫关山毛茸茸的头发,内心酸涩,“不去就不去,听你的。”莫关山嫌弃的推开他,“你他妈怎么突然这么恶心。”
        莫关山皱眉看着医生,神情不耐,“有什么要问的快问。”医生语气平和,“莫先生喜欢孩子吗?”“不烦人的就喜欢。”“最近有见到孩子吗?”莫关山觉得这个问题很傻,“最近去哪儿见到孩子老子天天上班。”想着对方是医生还是把脏话咽了下去,他明明很健康蛇立却把他在医院里关了两年,任自己胡疯乱闹几乎拆掉医院,好不容易出来才半年又找一个神棍医生来问自己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真是烦人透顶。
       另一个房间里,蛇立静静的看着屏幕上莫关山的侧脸,身后一群医护人员做着记录分析,轻声的讨论着什么,给房间里的医生下着指示,也许,这次治疗之后,他可以痊愈。
      身后的医生走近,打开文件夹“首次与刺激源见面莫先生的反应很稳定,副人格没有苏醒的征兆,病情在向良好的方向发展,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治疗。”
      蛇立如释重负的笑了,伸手触摸莫关山屏幕上虚无的侧脸,毛毛,如果只有时间能让你明白我爱你,那无论多久,我都等的起。
      贺天站在落地窗前,窗外斑斓夜景映入他的眼底,更显的他一双眼睛黑曜石一样沉不见底,刚才秘书的汇报让他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疏忽,莫关山这三年原来一直待在蛇立那儿,贺天虽然也怀疑过调查过,却因为本能的不相信没有细查,蛇家的资金有不小的比例流向了市区的一家医院,联想到当初自己……
      本来早就应该察觉。
      为什么不愿意考虑这个可能,他跟了蛇立。
      大部分时间他都待在医院,为什么。
      贺天拿出手机拨通号码,“查一个医院,名字有人发给你,对,什么都查,重点查莫关山。”电话那头展正希沉默,“我以为你早就放弃了。”贺天一拳砸在玻璃上,扯出一个阴恻恻的笑,满眼暴戾打破强装的冷静“放弃是他妈谁。”
      上次的见面只有短短几分钟,莫关山跟蛇立的关系却不言而喻,贺天没有闻到莫关山的信息素,但蛇立的每一毫信息素都在表示旁边这个是他的人,一声毛毛几乎把他神经挑断,三年,整整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自己全世界的找,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和蛇立琴瑟和谐,最让他震惊的,是莫关山无爱无恨的眼神,仿佛他们之间从未纠缠,贺天只是一个让他讨厌的人,可悲二字像刀扎进贺天的心里,不见血却呼吸都疼,莫关山好像已经放下曾经,他却不能,他被锁在回忆里做困兽之斗,如今脚下又多了嫉妒的黑色漩涡。
      展正希的办事效率一向很高,很快几个G的文件就传到了贺天的电脑上,贺天还没打开,展正希就打来电话,“没有莫关山。”
      贺天冷笑一声,点开文件,一目十行的浏览完全部,看到某个部分,满意的笑了,他轻轻松松的靠在椅背上,开口,声线仍然运筹帷幄“明天替我约一下精神科的主任,就说贺氏总裁有事相商。”

评论
热度(14)
  1. 格格吱Vivian 转载了此文字
 

© 格格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