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吱

红毛如果退学的话,会去上蓝翔或者新东方吗?

 
   

贺红 ABO 之后之前

Vivian:

之后3
      贺天对这个Beta医生倒有几分欣赏,明明知道自己来者不善还独身赴宴,对于明白人他更喜欢开门见山,“我想知道莫关山为什么在医院里待了两年。”医生进门时就闻到贺天的海潮信息素,一个很优秀的Alpha,“敢问贺总跟他是什么关系。”“我标记了他。”医生脸上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您的永久标记在莫先生进医院的第一天就被洗掉了,法律意义上说您没有权利知道关于他的事情。”贺天切下一块牛排,动作优雅,“法律规定Omega不可以在没有Alpha同意的情况下洗掉标记,凭这一点你们的医院就应该关门。”医生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依然尊敬态度却冷硬了起来,“莫先生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浑身多处瘀血,软组织挫伤,肛门撕裂,明显长期受到虐待,根据保护法,您的所有权可以被剥夺。”贺天笑了,“这位先生的主业是律师啊。”医生也笑,贺天的威慑无法忽略,但作为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让他摆不出尊敬,“如果您一定要知道……莫先生因为神经衰弱在医院住了两年,如今已经痊愈。”“神经衰弱……”贺天又切下一块牛排送进嘴里,只觉得味如嚼蜡,这牛肉真难吃。
       贺天见到莫关山的第一眼就想把他弄回来,抢也好骗也好,理由都不需要有,如今得知他有过精神病史觉得这些硬招似乎都用不上了,表情越来越舒展,面前的医生脸色却越来越黑。
       入夜时分,医生坐在办公桌前,神情复杂“蛇总,我照您的吩咐说了,可是贺先生的反应很奇怪。”电话那头传来蛇立平静温和的声音,伴随着键盘敲打,“没关系,毛毛的治疗需要他。”医生欲言又止,所有人都知道莫关山是蛇立的房里人,只是今天见到的贺天……好像不是他们设想的这么简单,得知莫关山的精神病史时那一抹冷笑,现在想来仍然让人发寒,和这样一个人相处真的有利于莫关山的病情恢复吗,这个治疗方案会不会太冒险?医生莫名的紧张起来。
       月色如水,医生在室内走了几圈掩饰自己的不安,又在桌前坐下,打开一个卷宗,详细记录着莫关山的治疗过程,重新看来仍然觉得触目惊心,那两年的痛苦治疗莫关山已经忘记,身为主治医生的他却恍若昨日发生。
      “人格分裂症”“暴力倾向”“暂时性失忆”
      “心理疏导,无效。”
      “药物治疗,无效,病人出现自残倾向”
      “第一次电击治疗,副人格沉睡。”
      “第二次电击治疗,效果稍减,加大用量,恢复。”
      “电击治疗由病人家属叫停,转用信息素治疗。”
      “信息素转换剂,有效。”
      “记忆消除,出院,转入后期治疗。”
       医生对贺天并非不了解,今天才发现文字和图片资料描述不及本人万一,作为一个这样出众的人的Omega,莫关山本该幸福。
      可惜贺天对他没有爱,这个结论得来的太容易,不要说爱,连一丝疼惜都欠奉,莫关山人格分裂的原因有长篇大论的医学解释,却不如蛇立的简单一句话说的明晰,“他傻,别人给他一分好他还十分,最后发现这一分好都不是为了他。”
      过大的刺激让莫关山无处逃避,最后生生分裂出另一个人格来承担所有爱与恨,似乎只有这样主人格才能喘息着生存。也因此副人格与生俱来的带着血猩气息:暴力倾向,自残倾向,心理低龄化……
      然而这样残缺的莫关山,眼里心里,还是只有贺天。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
      当初由蛇家出面请来此方向世界权威的医生,建议最好的方案是融合治疗,诱导两个人格融合,恢复成人格分裂之前的状态再针对病因进行心理疏导,最终痊愈。
      蛇立不紧不慢开口,一句话让专家甩手走人,“抹除治疗。”
      蛇立在莫关山的病情上事事听从医生意见,唯独这点从始至终坚持。
      抹除副人格,留下主人格。
      医生曾经和蛇立就这一点进行讨论,医者父母心,莫关山的精神状态已经很差,副人格也是他的一部分,抹除一个人格会对他的心理造成无法估计的伤害,蛇立静静听完医生的话,不温不火看文件,“选择最保险的办法抹除,时间不是问题,以后的日子有我保护他,他不会再受到伤害。”
      医生还想再说,蛇立抬眼,瞬间无声的压迫竟让医生把话咽了下去,才恍然明白,面前这人,本是黑道蛇家的太子爷。
      之后便是艰苦卓绝的治疗,一个又一个的方案提出又被废止,最后还是莫关山自己帮了忙,长期观察发现不论是主人格还是副人格,莫关山都及其讨厌自己的信息素,这种不知名的花香能让副人格瞬间苏醒,且副人格的自残现象里多次出现对腺体的伤害行为。医生试着使用了抑制剂,这次副人格沉睡时间超出了记录。
      蛇立对此结果并不意外,“心病。”
      有了方向治疗就更加顺利,医生选择了与蛇立的楠木信香相契合的青草信息素转换剂给莫关山施用,果然副人格的苏醒变得可控,两年的抹除治疗让莫关山的副人格陷入长期沉睡,清除了一部分记忆后,莫关山出院了,很快融入了社会,过着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但是长期沉睡和抹除,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这场拉锯战的终点,是造成莫关山如此的根源:贺天。
       强行洗掉永久标记不如双方同意的清洗彻底,这点谁也无法改变,身体里残留的标记素是人格抹除的巨大阻碍,后期治疗方案由蛇立拟订,再一次让医生大吃一惊。
        与贺天接触诱导出身体里潜伏的标记素,清洗,物理治疗与药物治疗结合,彻底抹除副人格。在副人格长期沉睡的情况下,彻底抹除不会遭遇反抗。
       这种不常见的狠戾只有一个解释,蛇立对莫关山的副人格几近仇恨。
       但是这个方案的基础是,贺天对莫关山没有感情。根据蛇立的调查,莫关山三年前消失后贺天确实找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没了动静,他的身边人也没有断过,如今莫关山重新出现,贺天也确实再次燃起了兴趣,可那眼神,与预想中的一时兴起不太相像。
       想了太多,医生有些疲惫,紧张却没有消失,把卷宗收起来,目光瞟到电脑的备忘录,一行字在置顶的位置闪烁。
       “明天九点,与刺激源第二次接触,无契合信息素保护。”

评论
热度(13)
  1. 格格吱Vivian 转载了此文字
 

© 格格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