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吱

红毛如果退学的话,会去上蓝翔或者新东方吗?

 
   

贺红 ABO 之后之前

Vivian:

之前2 
      从被贺天老老实实的顶了一膝盖之后红毛变得对他敬而远之,总觉得这个人是个疯的,加上被退学与否的事情烦着,见到贺天像见了后妈一样避之不及,可惜山不就人人来就山,贺天好像看他炸毛上瘾,动不动就捉弄,红毛也是骨头硬,任贺天怎么捉弄只给几句回答,“滚”“卧槽”“草泥马”,实在忍不了了就动手,哪怕自己被打的起不来也不能任这人渣痛快。
      这天午休红毛跟寸头靠栏杆上说话,本来好好的寸头好死不死提起了退学的事情,气压顿时降到冰点,话不投机半句多,红毛不爽的甩开了寸头独自向操场走去。
      低头走了半天火气稍微退了些,一双白色球鞋又挡住去路,一股恶火再次腾起,“给我把脚拿开,你这垃圾,老子心情很不好。”入耳的声音带着笑意,“谁惹你不高兴了?”  红毛一声卧槽,条件反射的窜到了树后,贺天被他掩耳盗铃的行为逗笑了,“你躲什么。”  红毛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挺怂,揉了揉脸从树后走出来,语气无奈,“你怎么老是冒出来。”贺天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有个事想找你帮忙。”红毛有些摸不准贺天的脉,“我们很熟吗。”“就是不熟才要商量么。”贺天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好的小纸条,“帮我传个纸条。”“卧槽槽槽槽槽”红毛夺过去撕的稀碎,你他妈当你是小学生吗,传个纸条还要从这头传到那头,小脑萎缩了吧王八蛋。
      一时冲动的结果是又被打了一顿。
      红毛鼻青脸肿的无语问苍天,贺天眯眯笑又掏出一张纸条,“呐,幸好我还写了一张。”红毛顿时凝噎,本着不能吃亏到底的原则伸出手,“给钱。”贺天揽着他的肩膀往前走,“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首先就要经历磨砺,报酬不会少的。”说着突然嗅了嗅,“你的性别还没分化?”红毛一凛,“关你鸟事……”  贺天毫不在意,继续滔滔不绝,“可以轻易拿到报酬你应该感谢我……”红毛恶劣的打断他,“感谢你妈。”
       贺天宽容的忽视红毛说话时类似于发语词的脏字,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如果你偷看纸条里的内容,我会诅咒你不举的。”  红毛皱眉,一脑门子官司,“我他妈真是越来越讨厌你了。”贺天吸一口烟,若有所思,“我可不希望你越来越喜欢我。”红毛黑着脸抬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你说这话简直要把我恶心死。”
      贺天正要说话,目光扫到一点后顿住,沉了下来,红毛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一正和展正希打打闹闹,还没等红毛回过味来,贺天的表情就收的干干净净,这时见一也看见了他们俩,挥手喊的特别大声,“红毛贺天,今天晚上我跟展希希要去酒吧玩,你们去吗?”瞬间周围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这四人身上,展正希的脸黑了两度,控制住自己扇见一耳光的冲动,把违纪的事情喊的全校皆知,这厮的脑子瘦的真是没谱了。
       红毛仰天强行装路人,无奈贺天的手还勒着他的脖子,贺天一边拖着红毛往那边走,一边笑意盎然,“好啊。”红毛觉得再不出声自己的人身权利就要受到威胁,“老子同意要去了吗卧槽,贺天你给我放手……”
       酒吧无非就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无数人在这里买醉求欢一夜春宵,第二天潇洒挥手说再见实际上再也不见,红毛是个混子五毒俱全,却并不喜欢酒吧这种泛着糜烂气息的地方,要了瓶啤酒有一搭没一搭的喝,听见一和展正希扯天扯地,目光无目的的在酒吧内扭动着的人群中游走,看无数光怪陆离陶醉在淫靡灯光堆砌成的假象中无法自拔,只觉得无聊透顶,百无聊赖的视线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在一个角落里停住。
      离这儿不远的沙发上,几个人按住一个体型纤细的男孩,有人正抓着酒往他嘴里灌,有人狂笑着撕扯他的衣服,更多人在旁边中毒般呼吸着一个Omega被蹂躏时散发出的绝望而色情的信息素,男孩无助的哭泣反而激发了身上的人的兽性,举动愈发不堪入目,丑恶的嘴脸令人作呕。
      很多人都看见了,没有人想要帮助,即使那个男孩身上穿着一高的校服,即使施暴者和受暴者都只是少年。
      不过是一个Omega。
      红毛面无表情,抓起桌子上的啤酒瓶两步走过去,狠狠冲着为首那人的后脑砸下。哐一声巨响,玻璃碎渣伴随啤酒泡沫飞溅,人群里爆发出尖叫,为首的男人一声没哼的倒了下去。头颅着地的一声闷响,淹没在人群的嘈杂中。
      其他的人反应过来冲上前,红毛狠狠一脚踩在倒地男人的头上,一只手举起手上的半边酒瓶,尖端比上离得最近的人的眼珠。
      他眯起眼睛偏头打量来人,浑身煞气,“再走一步试试。”
      来人瞳孔放大,本能的瑟缩,面前酒瓶不规则的边缘染着血液滴着残酒,散发着杀意,来人不敢上前不甘后退,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一个修罗一样的魔星,心虚的眼睛四处扫视,仍然没人想要帮助。
      目光对上后桌的贺天,瞬间明白今天只能如此狼狈。
       贺天举起酒杯朝他敬了一下。
       红毛脱下身上的衬衫潦草的套在男孩身上,将他抱了起来欲走,又停下,在挺尸者的校服上蹭了蹭鞋底的血,然后穿过寂静无声的人群,走出酒吧。
     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夜风卷起落叶,路灯释放着微弱的光,红毛放下怀里受惊过度的男生,拍拍他的脸,放柔语气,“喂,你感觉怎么样?”男孩长相秀丽,呆滞的眼珠转了转,表情半天没有变化。突然他扑到红毛怀里哭了起来,哽咽的抽泣在寂静的街道里无比清晰,含了太多委屈,红毛安抚的拍着他的头,却在想其他的事情。
      出租车停在路边,红毛付了车费把男生送上车,司机看一个眼圈红肿一个上身赤裸,一脸大家都懂的哈哈哈,红毛懒得解释,只让他把男生安全送到家。
       红毛盯着空荡荡的街道,摆出怅然的诗人表情,一个声音响起打破了红毛难得的思索。“英雄救美了还一脸不开心,难道是因为美人没有以身相许?”红毛挂一张被后妈叫了的脸转身,贺天斜斜靠在离他不远的路灯上,霁月清风,不知道看了多久。红毛比了个中指,“关你屁事。”贺天走近他,笑说,“刚刚有几个拿着钢管的人走过来,要不是我在这守着,你还能跟那小O你侬我侬?”红毛白他一眼,语气放软一些,“要你狗拿耗子。”
      路灯无声熄灭,朦胧的月光洒向大地,贺天走到红毛面前,好像闻到淡淡的花香,红毛上身精瘦,脖颈细长漂亮,线条明显的锁骨里阴影不明,蜜色的皮肤,再往下是……
      贺天轻咳一声,“走吧,送你回家。”
      红毛无力的趴在床上,毫无睡意,床头灯暖暖的照着打开的纸条,贺天霸气的字体跃然纸上。
    “就知道你会偷看,还不快给我做牛肉。”
     “ 身为一个Omega,竟然会如此脆弱……”红毛怏怏的想,“要不要,保持距离了呢。”

评论
热度(9)
  1. 格格吱Vivian 转载了此文字
 

© 格格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