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吱

红毛如果退学的话,会去上蓝翔或者新东方吗?

 
   

【贺红】一身傲骨(十四)

褦襶子:

茶茶茶茶茶:



快要学业水平考试了,更新一发攒人品。情感戏苦手,轻喷
















十四、












“谁他妈让你多管闲事了?!”




 




没来由的爆发搅了一屋子的宁静,至少在贺天看来这是十分无理取闹的。




 




他好心出入监狱探监,每次还至少花一小时的时间陪他的父亲,多管闲事?




 




贺天怒极反笑:“你怎么就那么贱,见不得别人对你好?嗯?”




 




他抓起红毛的衣襟,正想继续讥讽两句,红毛的拳头就已经挥了过来,贺天堪堪躲过,但还是擦伤了,痛感引发了他所有压抑住的不满。




 




他一言不发,将红毛按倒在地,一拳砸了下去。红毛也毫不示弱,双腿胡乱踢着,一只手挣扎着想要脱开贺天的束缚,另一只手推着贺天的下颚试图让他和自己保留一段距离,无奈,整个人都被压得死死的,红毛急红了眼,怒骂道:“我操你妈!老子家境怎么样用得着你管吗?!用得着你怜悯我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谁啊!?”说着,一口咬在了贺天的肩膀上,一点力都没留。




 




贺天吃痛,空出一个手去拽他,红毛看准时机一个翻身将贺天反压在地板上,毕竟当混混当了那么多年,也不是盖的,面对贺天这个劲敌,红毛不敢松懈,用尽吃奶的劲死死压住他,精神高度紧绷。




 




贺天本能地将手掐在他的脖子上,施了几分力,红毛的脸憋红了几分。




 




贺天虽然整个人被死死压制住,但红毛同样全身都是破绽,贺天轻而易举地就能反控他:“你他妈少自以为是了,你觉得全世界都在怜悯你让你抬不起头?你以为你又是谁?”




 




红毛没说话,拳头紧握着。贺天低头去看,只见他紧咬牙根,那一瞬间,他仿佛又看见那个被堵在深巷殴打的他,明明几乎失去意识,却没软弱过。再转念一想,红毛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行事作风那么的果断决绝,丝毫不拖泥带水,根本不会畏惧失去什么,因为他几近一无所有。




 




想着想着,心就软了一半。贺天松开箍在他脖子上的手,转而轻轻拍拍他的背部,叹了口气。




 




“行了啊,别闹了。”




 




红毛什么也没有听进去,依旧死死地压住身下的人,身体还有一些颤抖。贺天闭上眼,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他的后背,直至他有所松动。




 




“把你的自卑感给我收起来。世上既然有因为你的苦痛而施舍小恩小惠给你的人,当然也有会被你身上的闪光点吸引而来想要对你好的人。你少把我对你的好当成怜悯。”




 




“当初碰见你被围在巷子里打的时候,我看见的不是你身上的伤。我那时在想,你不怕疼吗?一拳一拳地砸下来,你怎么一声都没吭啊。”




 




贺天环抱住他,下巴抵住他的发,痒痒的。




 




“你就不痛吗?”语气不经意间糅杂了几缕轻柔。




 




红毛愣住,拳头慢慢松开,他的头抵着贺天的胸口,过了半晌,他的肩膀开始耸动。




 




贺天清晰地感受到胸口的温热变为一片湿凉,红毛沙哑的声音传来:“他入狱以后,我的一生仿佛就被篡改掉,那年好多人都说‘这孩子多可怜’。我觉得我得到的所有的恩惠都不是理所当然的,而是靠那些惨痛骗取过来的......”




 




红毛的手有点抖:“我不需要谁对我好......这种事情不会长久,我爸对我多好啊...可在我最难熬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贺天的头有些疼,傲骨嶙峋和卑微至极本该两不相融,却同时在一个人身上演绎得淋漓尽致。




 




红毛撑起身,自顾自地去冰箱拿了两瓶啤酒。将其中一瓶塞给贺天。




 




“我也记不太清了,那时我还挺小,我爸就被抓了进监狱。”




 




贺天本来还在思索着要怎么安慰他,没想到他突然就说起往事来了,贺天看着他灌了一大口啤酒,白色的气泡从狭窄的瓶口出溢出来,弄湿了地板。




 




“那时年纪小不懂事,以为我爸罪大恶极,再加上身边同龄人的嘲讽......我一次也没有去探过监,后来长大了才慢慢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爸当年被拖欠工资跟着一群工人一起去讨要,结果那个老板不仅不给工钱还恶语相向,工人领头的那个先动手了,后来我爸也不得不被卷入其中,结果在一片混乱中砸伤了那个老板,被告上法庭,锒铛入狱。”




 




“我知道我爸有错,但他本来就不是恶人。等我知道一切后,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我躲避了好几年的他了。”




 




贺天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听着,其实他在监狱里听红毛的爸爸说过,不过他没打算打断红毛,他需要发泄出来。




 




地上的空酒瓶子越来越多,两人都鼻青脸肿,但是他们都丝毫没有要处理伤口的意思,继续扯着天方夜谭,醉意随着夜色越来越浓。




 




 




“我想...嗝,自己开间饭馆,不需要去打工......我爸快能出狱了,那时候他也不用去奔波,一起经营饭馆...赚钱......”酒精让他说话断断续续的。




 




“那你提前给我来一张终生享用的打折卡。”




 




“滚!想得倒美。”红毛想了想,又转口道:“除非你把我这瓶喝完,就、就给你。”




 




贺天皱皱眉,夺过那瓶酒就灌。虽然有些醉了,但他的酒量不差。一瓶已经到底,他晃着那个空酒瓶,得意地笑着:“说吧,打几折?”




 




他笑眼弯弯,露出了虎牙。黑色的碎发贴在额上,眼中似乎倒映了一片星光。




 




红毛看呆了,不自觉地凑了过去,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吻。“看在你那么好看的份上,大爷我给你免费了!”红毛说话的声音时高时低,他抓住贺天的衣襟,终于抵不住酒精的威力,靠倒在他的肩窝上,嘴里还呢喃着些什么。




 




贺天微怔,醉意被这个吻冲淡了不少。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从衣袋里拿出那个打火机,悄悄地塞进了红毛的衣袋中。




 




“补给你的生日礼物。我好吧?”他看着呼吸匀畅的他,嘴角泛起一个温和的弧度。






评论
热度(116)
  1. 格格吱茶茶茶茶茶 转载了此文字
  2. 格格吱褦襶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格格吱 | Powered by LOFTER